尽管美国劳动力市场基本处于充分就业,但似乎并未传导至通胀。

自去年7月以来,美联储十分看重的通胀指标——美国核心PCE指数触及2%后持续下落,10月增速仅为1.8%,创去年2月以来最低,11月略微回升至1.9%。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此前表示,美国经济增长处于、或高于趋势水平,基本充分就业,但实际通胀远低于联储目标

在最近一份报告中,高盛给出了美国通胀持续低迷的一种解释。

高盛指出,在核心PCE中占比19%的医疗保健服务是通胀比经济衰退前平均水平略微疲软的主要原因

美国劳工统计局调整后的数据显示,医疗保健服务的通胀率与经济衰退前的更广泛的核心服务通胀一致,但现在更加疲软。而其他核心服务和核心商品价格大致正常增长。

(来源:高盛研报)

高盛接着指出,假设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是准确的,近年来医疗服务通胀的长期疲软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立法和行业特定趋势的直接和间接影响。

在高盛的估算中,削减ACA强制医保(华尔街见闻注:即“奥巴马医改”)持续对私营部门价格产生巨大的反通胀溢出效应。

(来源:高盛研报)

高盛认为,近年来,奥巴马医改和其他正在进行的削减政府报销率的举措“一直是一股持续的反通胀力量”,但这股力量只会逐渐消退,同时看上去运行相当正常的周期性压力应该有所强化。

这应该会使核心通胀从略低于2%的水平略微上升——不是剧烈变化,但可能足以影响政策制定者支持今年晚些时候的加息。

高盛发现:

菲利普斯曲线是有活力的,但比较平坦,这意味着,市场疲软的变化目前对通胀的影响较为温和。非周期性因素——从医疗政策的变化和衡量标准的变化,到新税或关税的增加——对通胀的影响相对较大。不过,金融博客ZeroHedge认为,高盛的分析是“可笑的”,近年来人们已经在“现实世界”中观察到前所未有的药品价格上涨。尽管多年来这一直是一个关键的政治话题,但不知何故,它从未触发任何通胀模型。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今年1月1日起,美国制药商们对上千种药品提价近10%,远超2.2%的通胀率。辉瑞将伟哥等148种药品价格提高6%-13.5%不等。艾尔建将治疗老年痴呆症的关键药全线上调9.5%。Hikma公司的吗啡价格大涨75%至90%不等。

这并非药企近年首次提价。去年2月针对3000种品牌处方药的一项调查发现,在2014年12月至2016年1月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内,超过60种药品的价格翻了一番,有20种药物的成本上涨了四倍。

ZeroHedge对高盛的这份研报评论称,

失业率现在基本上毫无意义,只有通胀才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控制因素,而高盛说“通胀是不可靠的周期性指标”。通胀是唯一支持美联储近期突然转向鸽派的因素,……这意味着美联储现在是依靠一个明显坏掉的指标来调整资金成本,并在这个过程中把资产泡沫吹的更大,即使“不可靠”的通胀指标由于纯粹的政治原因而持续低迷。

不过,ZeroHedge依然肯定了高盛报告的参考价值:

由于美联储只关心核心PCE数据,“实证”分析得出粘性低通胀的罪魁祸首是奥巴马医改这一事实,对通胀和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解读都有重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高盛的观点很重要。

该文章转载自:dvd8090cnm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