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败给王熙凤,是一种必然。尽管,贾琏对尤二姐信誓旦旦,百依百顺,越看越爱,不知如何奉承才好。

从身份上来说,王熙凤是贾琏明媒正娶的妻子,尤二姐是贾琏背着父母,瞒着妻子,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的说妻不是妻,说妾不是妾的女人。

从出身上来说,王熙凤的背后是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之一的金陵王家,王家的王子腾,正是权势熏天的时期;尤二姐是败落的尤家的继女,与王熙凤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

从心机上来说,尤二姐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傻白甜”,一个妄想做琏二奶奶的“傻白甜”;王熙凤是“少说有一万个心眼子”,“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这样的两个女人争斗,输赢胜负,一目了然。更何况,王熙凤初见尤二姐,就给她下了“战书”,而“傻白甜”的尤二姐,还懵懵懂懂的,不仅根本没有看出来,还把王熙凤当成了极好的姐姐。

初次去见尤二姐,王熙凤“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锻披风,白绫素裙”。不仅王熙凤是素服,就连她带来的仆从,车马,也是“素衣,素盖”。这就是王熙凤给尤二姐下的“战书”,这份“战书”,处处在告诉尤二姐,你的不合理,你的不合法,你的不合情,你的不合孝道。

为何?因为此时,不仅仅是国孝期间——老太妃薨逝的时候,朝廷有谕令,“凡有爵人家,一年内不得宴席音乐,庶民三月不得婚嫁”,而且是家孝期间——贾琏的伯父贾敬,还没有入土为安。正如王熙凤后来谴责尤氏的话,“亲大爷的孝才五七,侄儿就娶亲,这个礼我竟不知道……”

此时的尤二姐,燕尔新婚,想必着装也不会太素雅,面对一身素服的王熙凤和她的仆从,尤二姐不知作何感想?若是她精明一点,她就应该意识到,在这种状况下嫁给贾琏的自己,在贾府中是绝对不会有容身之所的。可是,尤二姐偏偏没有这么想。她依然在一门心思的想进入贾府,为将来的登堂入室,取代王熙凤成为名正言顺的琏二奶奶打算。

王熙凤一番入情入理的“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姐妹,和比骨肉”的话,更是打动了她,让她忘了自己的名不正,言不顺,妻不妻,妾不妾的尴尬处境;忘记了别人对她再三再四的警告,琏二奶奶不是好惹的。

初次见面,尤二姐就彻底败给了王熙凤,败在了王熙凤无形的“战书”之下,败在了王熙凤的一身素服之下。

该文章转载自:超神影院达达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