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内地电影市场的飞跃性发展,2018年的中国票房已经正式突破了600亿,相信不日便能超越北美地区成为全球最大电影市场,而春节档则是在近两年的发酵下,则已经成为了年度最重要的档期,今年,成龙便带着招牌式的动作喜剧,再加上故事新编但又比较感人的爱情回归春节档,努力打造成一部老少咸宜的动作爱情喜剧片。

贺岁档的说法来自于毗邻的香港市场,1982年春节档时成龙主演的《龙少爷》与许冠杰主演的《最佳拍档》在春节档展开了正面竞争,再加上李连杰主演的动作片《少林寺》,使得春节档影片的票房收入突破5000万港元,后来成龙更是成为了春节档的王者之一,九十年代时成龙主演的《红番区》、《一个好人》等也都相继在春节时引进上映,甚至形成了万人空巷的春节观影狂潮。对于不少的70后、80后观众来说,成龙电影,是春节档的深刻记忆。

成龙之所以“成龙”,并不是嘉禾时代时经纪人一心想要将他打造成“李小龙第二”,毕竟李小龙的光芒过于耀眼,而是因为他与袁和平合作的功夫小子式动作片,如《醉拳》,影片避开了当时流行的邵氏动作片(包括张彻、楚原、刘家良作品)的类型模式,而选择了将扎实的功夫招式与诙谐的肢体语言融合在一起的功夫喜剧路线,即使是在被打的遍体鳞伤时,也不时的插科打诨,而成为了功夫喜剧的早期代表,也让黄飞鸿这个真实存在的武师,正式告别了关德兴式的传统儒家的仁义而保守的侠客形象,而塑造出更为贴近当时年轻人心态的“小子”,随后不久的《A计划》则充分的调动了他的肢体语言的灵活性及对各种小道具的充分开发使用,狭巷的追逐那段迄今依然是经典动作场面。

新作《神探蒲松龄》便充分的展示了八十年代成龙经典电影的模式、元素。蒲松龄是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的作者,但对于他的身世、生平经历并没有留下多少的纪录,不过这反而是留下了很大量的艺术创作的空白之处。《神探蒲松龄》便是将蒲松龄设置为一个会写书讲故事的捉妖师,同时也是一个诙谐有趣的小老头,平时一边以妖怪故事逗乐那些小孩,以此推广自己,一边暗地里捉妖除魔,而城中的小捕快严飞便是在机缘巧合下成为了他的小徒弟……而蒲松龄与严飞的师徒相处时,也并非是刘家良电影里的那种很严肃的师徒模式,而是回到了成龙的《醉拳》、《蛇形刁手》等早期的功夫喜剧中,充满着很欢乐的情境。

影片前半部分的动作戏也回到了成龙的《A计划》时,如在他所住的林中小屋的那一场动作戏,他的对手主要是镜妖,刚开始打斗他就因为不留神而被镜妖切成了两半,于是,上半身的他一边要充分的利用屋子里的各种小物品(比如镜子、凳子等),与镜妖进行纠缠打斗,一边要赶紧找到自己的下半身,好让自己能展示出真实的动作身手,而且,他还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掉落地上后不知道滚到哪里的阴阳判,才能在打败镜妖后将她收服到瓶子里……

影片的后半部分则加入了更多的爱情元素,即聂小倩与宁采臣/燕赤霞的跨次元爱情传奇。聂小倩与宁采臣的爱情本身是《聊斋志异》里的一个经典短篇故事,但随着半世纪来被李翰祥、徐克等陆续改编为《倩女幽魂》而为影迷所熟知,影片的后半部分便是蒲松龄“眼中”的倩女幽魂,原本是蛇妖的燕赤霞在遇到小姑娘聂小倩后两人相亲相爱,聂小倩以自己为代价换取了燕赤霞变成书生宁采臣考取功名,但清醒后的燕赤霞舍不得爱侣,并一心想要让聂小倩变回人类可以投胎重新做人……

影片多次的渲染了这份跨越时空、物种的爱情,再加上阮经天、钟楚曦之间的深情款款的演绎,难怪影片里的多名捉妖师都被深深的打动了。而这样的爱情故事也可以说是跨次元的,执子之手,即使不能与子偕老,至少也能生死不渝。

这几年的成龙电影,可以看出他想要在不同类型片里的努力尝试,而抱着寻常的期待值看这部《神探蒲松龄》时,意想不到的是看到了久违的成龙前期电影的各种招牌式元素,也看到了感人至深的生死爱情,更是看到了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