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史哲感兴趣的朋友,应该都对这些大哲学家有所研究,就会发现一般哲学家都是长寿的。分析下来无外乎看破红尘、精神豁达等原因。古今中外也的确有哲学家长寿的惯例。孟子活到83岁,在古代算是很高寿的,儒家的养生突出‘德’,不做亏心事。

楼宇烈教授曾谈到:自己虽然年近80岁,但在北大哲学系不敢称老人,因为北大哲学系被公认为“长寿系”。北大另外一名教授李中华更进一步佐证:长寿在哲学系的确比较普遍,“从哲学系系史人物传来看,90岁以上的有十几个人,占四分之一;85岁以上的,有22人,几乎占了一半。载入系史人物传的是比较有学术成就的老先生,他们的寿命确实比较长。”例如:冯友兰、梁漱溟、张岱年等都是90多岁的高寿哲人,85岁以上的人更比比皆是。

明末清初哲学家王夫之有“六然四看”养生方法:“自处超然,处人蔼然,无事澄然,处事断然,得意淡然,失意泰然”,“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境看襟怀,临喜临怒看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

那么冠绝一代的大哲学家王阳明又何尝不懂得这些呢?

王守仁(心学集大成者)与孔子(儒学创始人)、孟子(儒学集大成者)、朱熹(理学集大成者)并称为孔、孟、朱、王。王守仁的学说思想王学(阳明学),是明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思想。其学术思想传至中国、日本、朝鲜半岛以及东南亚,立德、立言于一身,成就冠绝有明一代。

王阳明对“静坐”养生明确地说:“究极仙径秘旨,静坐为长生久视之道。”唯有坚持修炼”静坐”养生,才能有健康的身体、顽强的意志,才能开悟得道,用正的思想指导人的行动。

虽然王阳明也很注重养生,但是王阳明毕竟不只是一个整天坐在书房里书呆子,王阳明更是一个思想者和行动者,更是政治家和军事家。这就和那些只是哲学家的书生们不同,哲学家们整天在温暖的书房里读书论道。王阳明则不同。

王阳明英年早逝的主要原因是“寒症”。他七岁格竹子的时候受了大寒落下病根儿。后来他在贵州“龙场悟道”之时,条件艰苦卓绝,常年居住在寒冷潮湿的山洞之中,少见阳光“寒症”入了骨髓,加之常年鞍马劳顿,五十几岁就撒手人寰。寒湿阻滞气血是人体之大害,90%以上的各种疾病都是由此而引起。

王阳明先生龙场悟道以前就与友人建龙泉诗社,悟道以后更是一生致力传播心学,所以叫“最爱是讲学”。一句心若光明夫复何言后含笑离世,已经到这么高的境界了还有什么遗憾。

或许天命如此,阳明先生致良知后,其心学之说圆满,当世任务已完成,已无存在必要,物极则反,若继续存于世上,必遭祸乱。百战百胜之战功也将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