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安全、社区环境、社区服务实际上跟每个人,每个城市的居民都紧密相关。同时它也是整个国家治理体系中最基础的一部分。宪法中也有明确要求,直接体现在基层社区治理。所以它也是国家治理体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首都北京在四十年来发展的基本成就也看到我们在治理能力上的迅猛变化,来适应由于城市人口结构的迅速突变,由于单位制向社会新的体制的转变,带来我们在基础上所发生的非常深层次的变化。这些变化和我们看到的其他内容不是那么显现,确实是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这个城市和社会治理的基本内容。

同时在这里有非常核心的一点,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的第一任市长叶剑英说,“人民的城市人民建”,当时这段话成为超大城市治理的基本内容。当然人民的城市也是人民管。尤其从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治理也随着这个基本理念,尤其到党的十九大以后,共建共治共享也强化自身的基本功能。

“十个一”全面引领社会治理的先河

全国第一个特别法人“身份证”

以前我们所说的居委会、村委会在宪法中完全写在国体当中,但是在2017年之前他们有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没有法人的身份。因此,在他们参与整个城市基层社会治理的时候,就像后面所提到的,比如提出土地确权的申请、土地的购置,甚至有的居委会对社区车辆进行管理的时候,因为不具备法人的基本身份,因此他们面临很多问题和困难。这个问题在2017年,在北京首先得到了突破。到现在为止,北京全市7014个村(居)委会均已取得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法人资格,有了这个资格,刚才所说的不畅的问题,以及法律的主体地位都凸显出来,可以自主参加社会经济活动。这有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第一个地方标准

2017年,北京正式发布《社区管理与服务规范》。当一个管理逐渐地成为一种规范,甚至最后通过层层总结乃至最后的提炼,上升成一个地方新的标准,就意味着经过这样的实践和探索,这样一种模式已经基本定型下来。所以这个标准的出台,意味着在北京社区服务和社区管理已经进入到健康规范和法制轨道,对于居民所关心的社区安全、社区环境、社区服务,以及相应对社区组织应该提供的社区治安、环境卫生、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等项目配制和要求都进行规范和界定。这里有两大块,一是来自政府基本公共服务范畴,内容进行规范和界定。二是城市居民,小区居民,社区居民如何参与社区安全、社区环境和社区服务体现的规范。

开创网格化管理

我们经常会听到的自治、共治、法治、精治,精治和提供服务,表现在北京社区基层治理中,就是形成一套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体系。北京市在全国率先以社区(村)为基本单元科学划分网格,将人、地、事、物、状态细化到全市4.18万个基础网格,配备各类网格员8.25万人,其中专职人员0.68万,形成从到服务中相应快速的基层社会服务和社会管理的网格化体系。现在开始把这样的网格向背街小巷延伸,把服务的边缘逐渐让服务切实到位。

首先实现城市社区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

面对城乡居民对社区服务的需求呈现快速增长、多元化、多样化的发展态势,北京市紧紧围绕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这一目标,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率先制定《北京市社区基本公共服务指导目录》,梳理出10大类60项社区基本公共服务项目,通过左右联动、上下互动,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原则,不断提升居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指数,做实做好民生服务,基本实现全市城市社区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

村、居委会第一次同步换届选举

2017年,市十四届人大四十一次会议审议了市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北京市第十届社区居民委员会选举时间的议案,决定将北京市第十届社区居民委员会选举时间由2018年调整到2019年,与北京市第十一届村民委员会选举同步开展。北京市现有村委会3920个,居委会3177个,村委会与居委会换届选举时间前后相差一年,每三年就有两年要组织基层换届工作,导致基层组织换届工作频繁、选举任务重、成本高等问题。选举同步后,将有利于实现村委会和居委会换届选举的有效对接,统筹推进城乡基层民主政治建设。

农村第一次常驻社工事务所

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市和乡村社区建设工作普遍存在着发展不平衡的问题,老年人和孩子留守在家中,农村“空心化”状况出现。在大兴区魏善庄镇赵庄子村,大兴区益民农村社工事务所在村委会所在地专门设立农村社工事务所,依托社工事务所的专职人员、兼职社工,利用社会工作专业方法,为农村老年人、流动与留守儿童、困境青少年等提供服务、解决难题。农村常住社工事务所是北京探索新农村社区建设模式的突破,在广大农村地区具有推广价值。

市党代会产生第一位社工党代表

2017年6月19日至23日,中国共产党北京市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社工科副科长、社会工作师陈美玲作为第一位社工党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这标志着社会各界对社工的认可度逐渐提高,在养老、医疗等领域,人们对社工的认识已经到了新的高度。

推进建设“一刻钟社区服务圈”

从以前单一的服务,由政府为主来组织服务,到开始动员社会各方服务,到随着包括现代互联网的发展,更多的以电商为特征的服务,也包括我们自身整合各方资源,包括地区单位的资源,包括餐桌、食堂资源的共享,都成为大家耳熟能详的概念就是一刻钟社会服务圈的发展,这是北京也是全国社区服务走在前列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北京一刻钟社区服务圈在北京已有1580个,覆盖全市92%的社区。整合包括来自政府、市场,甚至包括志愿者、社会组织各类服务总的服务集合。

第一次探索实践“街乡吹哨、部门报到”

去年开始,“街乡吹哨,部门报道”成为热词,基层社会治理中,街道乡镇是非常重要的前端。而这样一个前端,跟社区共同构成了基层社会治理非常重要的管理单元。如何发挥它的作用,把相应的政府管理资源和力量真正形成合力,围绕城市居民切身的需求能够全响应,“民有所呼,我有所”。第一次全面深入来探索实践“街乡吹哨,部门报到”,它所蕴含的内容非常丰富,核心体现的就是如何以市民需求为中心,做到民有需我有应。政府各个部门要有所应,同时要把社会各方的力量和资源整合起来,形成合力有所应。因为这样的基点做了相应的工作,改革开放40年来发展起来所产生起来的副产品,也就是在村居委会中,他们不应该承担的一些负担减负了,比如原来要开很多证明,要承担很多不是他们应该有的评比,都进行大面积的减负,这个减负也是从北京开始的。这个减负是把精力集中在为城市居民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提高我们的能力,切实解决这些问题。

打造了一张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品牌

“朝阳群众”作为警民联手、群防群治的重要力量,为朝阳区的平安做出了巨大贡献。2018年2月初,北京市公安局上线“朝阳群众HD”手机应用,允许群众通过该应用发送文字、图片、视频等向警方提供线索。从此,“朝阳群众”不再仅仅是街道上戴着红袖章的大爷大妈,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其中,“朝阳群众”已成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一项品牌。

改革开放40年首都基层社会治理的发展变化

基层社会治理政策法规体系更加完善

这些年,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社会治理层面,北京在这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尤其在街道管理体系改革,街道社区全民治理,包括社区减负,社区服务社会化,以德治理城乡社区工作的一系列的文件,创造性地提出了建设活力社区、品质社区、人文社区、法治社区和智慧社区“五大社区”。这里有四个重点:中心城区的社区精品;城乡接合部地区社区提升,现在回天地区就是这方面的代表;农村社区示范发展;城市副中心社区引领。这是四个工程也是四个重点方向。市委正在牵头起草关于新时代加强街道工作的意见,抓住这块的牛鼻子进行相应治理。市人大正在和各方对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条例进行相关立法,要争取今年完成。因此,这两个层面,一个是从立法层面,一个是从市委统揽全局的层面,对于在基层治理关键的环节街道全面提供法治的力量。

社区治理结构发生变化

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人员结构发生变化,单位制被打破,现在更多是社会人。这些最后都传导在我们天天要接触的社区。社区有一个特征,成果和问题往往都显示在社区,但是问题的根源往往不是在社区。所以在社区的治理结构中,一个很重要的基点就是以治理的概念让更多的社区成员参与进来,完善自身的内容。从政府内容中,要建立我们以购买服务为牵引,以社区为平台,以社会组织为载体,以社会工作者为骨干来满足社区居民的需求为导向的新型社会治理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我们提出“三社联动”。所谓的三社联动,就是在一个社区中,我们会通过社会工作者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牵线搭桥的专业人员,他们通过把社区中各种不同的利益、兴趣的群体让他们形成不同的社会组织,在社区中更好发挥大家共同参与的社会治理基本的形态,我们称之为“三社联动”。社区中的社区居委会这是来自于由宪法提供的,当然也是包括我们社区的整个方面。通过专业的社会工作者牵线搭桥,把供需进行对接,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把我们的社会组织培育发展,而且让他们切实发生正能量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一个社区就充满了活力,这是在社区治理中发生的深刻变化。

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方式更加广泛

4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后期,开始更多的是现在参与式的,协商式的,到了党的十八大以后,就明确为社区协商模式。现在北京全面出现社区议事厅,就是北京推进实施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实施意见,这也是国家治理层面在基础内容中非常重要的实践。截至到现在,全市3177个城市社区已经全面建立社区议事厅,在农村社区中,覆盖率也超过70%,社区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有了非常重要的议事和参与平台。

社区基础服务设施大幅改善

以前基础服务设施参差不齐。从2009年以来这十年,全市社区办公服务用房从原来350平米达标的标准只有20%,现在这个指标达到全面实现。全市3000多个城市社区基本上办公和服务用房350平米的标准。

社会工作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从改革开放开始,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社区工作者逐步年轻化,他们的年龄从原来先五六十岁,渐渐变为现在的三四十岁。有一组数据,来自全市35000名社会工作者,平均年龄是39.3岁,90%以上都是大专以上学历,这样的变化是非常关键的。而且在这样的群体中,全市社会工作的专业人才总量是6万多人,其中取得社会工作职业水平证书的人员将近27000多人,这个持证人数是全国总人数的8.2%。而且这当中很多人恰恰是在社区从事社区工作的社区工作者。社会工作者不一定是社区工作者,社区工作者只有获得专业培训和获得参加过非常成体系化的真正的教育才可能成为所谓的社会工作者,他们可能是初级社会工作师、中级社会工作师,现在马上颁布高级社会工作师资格聘任问题。

社区工作者工资待遇大幅提高

《关于进一步规范社区工作者工资待遇的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明确从2018年1月1日起,北京市社区工作者工资总体待遇平均水平由不低于本市职工平均工资的70%提高到100%。调整后,社区工作者年人均应发工资达到10万元,月人均应发工资增长约3000元。当自身待遇的提高是和自身义务、自身需要提升的能力提高是相互对应的。因此,北京市同步印发《北京市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从职业定位、发展空间、权益保障等方面完善制度,为规范社区工作者管理、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基础提供了制度保障。

有更多的队伍就需要更多的志愿服务

最典型在2008年奥运会前期,志愿服务迅猛发展,包括汶川地震这段时间所带来的在社会服务尤其是志愿服务迅猛的发展。北京由于有这样的环境,因此在志愿服务方面,城市文明的基本标志层面上,北京也是在全国前列。到现在为止,全市实名注册志愿者突破426.7万,注册志愿者团体7.4万多个,志愿服务工时累计3亿多小时。另外,69.2万名在职党员和79995名团员青年回社区报到参加志愿服务活动,开展了一些有特色、有实效、反响好的志愿服务项目活动,志愿服务已成为了首都北京的一张靓丽名片。

基层服务能力建设明显增强

无论是乡镇政府服务能力,还是刚才所说的街道和社区要建立困难群众相应的救助站,这些都是在社区村的层面建设。另外是社区信息化和社区减负落实。总的来讲,我给大家阐述和描述了北京在基层社会治理方面,围绕着身边的社区安全、社区环境、社区服务等方面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为大家做这些事的这支队伍他们所发生的重大变化。当然他们的理念一直没有变,也就是共建、共治、共享,共同来动员所有的城市居民,把我们自己身边一个社区,也就是把我们的城市切实建设好。

注: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内容摘自2019年1月9日“走好改革路 奋进新时代”北京市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系列发布会——首都基层政权和城乡社区治理新发展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委员、市民政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李红兵的发言。

编辑:黄 溪

视觉:王嘉骐

更多精彩文章,欢迎关注《国家治理》周刊及人民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