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五十三、五十四两回内容,描写了作为功名鼎盛之家的贾府的春节礼仪,其中有一项是进宫朝贺,虽然很简略,却道出了古代官宦人家的一项雷打不动的春节礼俗:

至次日五鼓,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领宴回来,又至宁府祭过列祖,方回来受礼毕,便换衣歇息。

五鼓时分大约是现在的凌晨四时左右。五更,也称五鼓、五夜,是我国古代留下来的一种夜晚计时制度。把黄昏到拂晓的一夜长度分为五个更次,每个更次相隔两个小时。一更指晚上八时左右,二更指夜间十时左右,三更指指夜间十二时左右,即夜半时分,四更指夜二时左右,五更指夜四时左右,即拂晓时分。

贾母等五鼓即进宫朝贺,看得出时间是相当早的。君权神授,家国天下。也反映了过去君主集权制下,所有的臣子的行为都要服从皇家利益。最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贾母等又按品大妆,摆全副执事进宫”,说明是非常隆重的。在历史记载上,有很多类似场景的文献诗篇,既反映了皇家的气派,也道出了春节的不同凡响。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希望借助春节这一仪式塑造出普天同庆,群臣一家的盛世局面。

汉代夜漏未到七刻,各级官吏便要到皇宫给皇帝行贺年之礼。据《汉官仪》和《后汉书礼仪志》记载:汉代官吏入宫拜年时,公侯要奉送玉璧;俸禄两千石的官员送羔;千石、六百石的官吏送雁;四百石以下的小官送雉,以作拜年之礼。皇帝要设宴款待群臣,两千石以上的官员都可以上殿,在御前举觞敬酒呼万岁。

隋唐时代,天下一统,国力相对富足,经济文化繁荣,元日朝会之俗更是成了旷代盛举。隋朝李孝贞有一首《元日早朝》的诗:暖暖城霞旦,隐隐禁门开。众灵凑仙府,百神朝帝台。叶令双凫至,梁王驷马来。

唐代唐太宗在《元日》诗中写道:高轩暧春色,邃阁媚朝光。彤庭飞彩旆,翠幌曜明珰。恭己临四极,垂衣驭八荒。霜戟列丹陛,丝竹韵长廊。穆矣熏风茂,康哉帝道昌。继文遵后轨,循古鉴前王。草秀故春色,梅艳昔年妆。巨川思欲济,终以寄舟航。可见当时的盛况,朝贺的不仅有臣下僚属,还有来自附属国的使臣。

宋代朝贺之礼在大庆殿举行,开大庆门,张旗帜,兵部设黄麾仪仗队五千人,夹门填街。有介胄长大武士四人立于殿角,称为镇殿将军。各国使节入贺正殿,皇帝列法驾仪仗,百官皆冠冕朝服,诸地举人也头戴三梁冠,白袍青缘入京敬贺。地方官吏都会贡献地方特产。

元朝入主中原大量汲取了汉文化,元日朝贺之俗仍然如此奢靡。元代诗人萨都剌写过一首《都门元日》:元日都门瑞气新,层层冠盖羽林军。云边鹄立千官晓,天上龙飞万国春。宫殿日高腾紫霭,箫韶风细入青云。太平天子恩如海,亦遣椒觞到小臣。

明代建国之初注意节俭,《明会典》记载朱元璋洪武十六年下令在京文武官史正旦日要节俭,减少开支。随着社会安定,生产恢复,竞奢之风又日甚一日。明代吏部尚书李东阳写过《元日早朝》:九门深掩禁城香,香雾笼街不动尘。玉帐寒更传虎卫,彤楼晓色听鸡人。礼部侍郎程敏政《元日早朝》诗中有:寒鸦集曙彩鞭挥,剑佩森森拱太微,日晃御床明绣衮,云回鸾辂见青旗等句,都生动地描写了明代元日朝贺的情景。

清代元旦朝贺活动在半夜子时就开始了。据《清代野史大观清宫遗闻》记载:五鼓时,皇帝要亲祭堂,各官腰穿朝服于午门外相送。黎明时皇帝圣驾回宫,先至奉先殿,继至永寿宫给祖宗及太后行礼,然后才能到太和殿受外庭朝贺。辰时,外庭大臣朝贺毕,再回乾清宫,在钟鼓乐声中,皇帝再登宝座,宫女嫔妃上前行礼。然后东宫太子以及诸王依次序在殿前行三跪九叩礼。接着公主郡主们在宫中行礼。最后,皇帝再到西暖阁,内外诸臣聚集于午门内,望毓庆宫行两跪六叩礼,礼毕朝贺结束。

这套繁文缛节的朝贺仪式很复杂,朝臣们从半夜子时一直折腾到中午,不知道叩了多少头,早已饥肠辘辘。即使皇帝本人从五更即起祭祀,先叩头,后受头,也非常劳累了。但是在皇家制度威严下,元日朝贺乃是一年的大礼,丝毫不能马虎。朝贺完毕,皇帝会赐宴宗室,让皇子皇孙、王公贝勒等近亲在乾清宫及元和殿饮宴,而朝臣们都回家用膳,不赐宴,这一点和以往朝代不同。

《红楼梦》中的贾元春恰好生日也在正月初一,因此贾母等进宫朝贺,并且兼祝元妃的生日,也是因为元妃的关系,属于皇亲国戚,要领宴毕,方能回到自己的家里,进行祭祀、拜年活动。

根据一些县志的记载:“元旦拜柯堂,黎明率子弟群拜于祠。先大宗,次小宗,焚香上茶,设粉饵,元祭。拜神影子,先像奉供堂中,事如生礼,设奠祭酒,凡菜蔬粉米之属无不具,每日三饭,凡三日卷之。”拜神影子也叫“神轴”,也就是《红楼梦》里说的“拜影”,将列祖列宗的像悬挂祠堂,在年节的时候祭拜,类似于画像家谱。

这种拜祠堂、祭神轴的风俗反映了中华民族重人伦道德的观念,同时也是旧时宗法观念在民族心理上的反映。

往期精彩:

饮椒柏酒、放雀、逐傩、金枝华秀灯,十个鲜为人知的古代春节礼俗

宜春方胜字、东方圣诞树,知否知否宋代的除夕这样过!

春节最正确的打开方式,从初一到初十,您都过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