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万众瞩目的UFC 234头条主赛中,43岁的前中量级王者席尔瓦以明显的劣势败下阵来,但是两位顶级拳手之间的精彩对抗,以及赛后二人惺惺相惜互相致敬的场面,无不令拳迷热血沸腾,深受感动。

众所周知,这位MMA拳坛天王级的人物、连续七年雄霸UFC中量级宝座的“蜘蛛”席尔瓦,在38岁的时候进入了职业生涯最黑暗的深渊。他先是在2013年7月爆冷被魏德曼以KO,而后又在12月与魏德曼的二番战中遭受了足以终结职业生涯的严重伤病——胫骨骨折。

相信观看过这场比赛的拳迷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的情景,当电视转播画面定格在席尔瓦严重扭曲变形的左小腿时,无论是观众、评论员,甚至是席尔瓦本人,都开始怀疑,“蜘蛛”的职业生涯结束了……

断腿之痛

倒地的一刹那,席尔瓦本能地伸手去护住自己的小腿,试图用某种方式把它固定住。当医护人员冲上场去查看他的伤情时,赛场上的嘈杂声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消失。接下来的几分钟对席尔瓦来说是却漫长的——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才会迎来这样的命运。当他被抬上担架时,他问自己的教练:“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上帝不保护我?”教练只是回答:“放松,现在不要说话。”

几个小时后席尔瓦接受了手术,医生将一根钛合金板插入他的腿部,以稳定骨折的部位。尽管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但事实上更糟。开放性骨折增加了他感染的风险,并且受伤部位的血管和软组织也受到了广泛的损伤。

在手术后的几个小时里,席尔瓦不敢看自己的腿。他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切。他甚至想象自己会永远地失去一条腿,甚至再也无法行走。“我害怕。我不敢看我的腿。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除了吃药就是睡觉。”医生和他身边的人不断安慰他,终于给了席尔瓦向下看的勇气——它看起来完好无损,没有畸形,就像他期望的那样。

为了更真实地感知自己腿伤的进展,他在手术后几天内就停止服用止痛药。他只是简单地靠冰袋来缓解疼痛,但那种疼痛的感觉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特别是到了晚上。有时他不得不要求妻子开车载自己出去,为的是不想在孩子们面前哭。

就这样,席尔瓦开始了缓慢而逐渐恢复的过程:最初,他只是试探性地对左脚逐渐增加压力,直到他能够承受整条腿的重量;最后,随着他的大脑开始信任他的腿,他开始“正常”地走路。

接下来在理疗师的帮助下,席尔瓦开始试着用左腿踢球。从轻微的触碰、短弧线球和慢速带球开始。然后慢慢加大难度和力量。最后,他的信心终于重新建立了起来。

人生低谷

一年之内席尔瓦就恢复了所有的训练。接下来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考验:回到八角笼。在2015年1月,也就是断腿13个月后,席尔瓦终于在UFC 183重返赛场,他的对手是尼克·迪亚兹。在三个回合的站立对抗大战中,席尔瓦战胜了自己的心魔,也敢于使用自己受伤的左腿,最终以一致性判定赢得了胜利。铃声响起的那一霎那,席尔瓦倒地痛哭,他感谢老天又给了他重新回到赛场的机会。

不过席尔瓦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几个月后,USADA宣布席尔瓦在赛后的类固醇检测呈阳性,胜利的结果被推翻。这件事在当时可谓引起了轩然大波。尽管席尔瓦坚称自己没有主观意愿去服用类固醇药物,但既成事实无法改变。一年的禁赛期后,席尔瓦在2016年先后败给了比斯平和科米尔,同样以判定的方式。

接连的失败,以及类固醇阳性的阴影是这一时期席尔瓦所面临的最大困扰。2017年,席尔瓦在战胜伯恩森之后又一次经历了药检失败的风波。虽然最终他证明了自己的药检阳性是因为补剂污染,但他更在意的是拳迷和自己的孩子对他的看法。

“我很难过,我从来没有对我的拳迷说谎,”席尔瓦说,“如果你的背后没有专业的团队的支持,你永远不知道你所购买的补剂是否是安全的。被污染的东西,你使用它,药检出问题了,只能怪自己。”

尽管沮丧,生活还是要继续。席尔瓦一边为自己申诉,一边继续忙着训练馆建设以及自己的日程训练。他认为自己在MMA界的使命还没有终结,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教练帕克

几年前,当席尔瓦在洛杉矶的Black House MMA接受训练时,认识了非常有能力的泰拳教练贾森·帕克。随着两人越来越熟悉,席尔瓦帕克的执教风格非常适合他,并最终聘请他加入自己的训练营。

除了注意席尔瓦动作的细微差别,找出他可能从特定训练中受益的地方,帕克还特别擅长为不同年龄的拳手制定不同的训练方案。“我试着从一个整体的角度来看待他的训练与恢复,任何日程安排都需要根据席尔瓦对训练的反应进行调整。”帕克说。

虽然帕克认为像席尔瓦这样的老拳手可以从他的训练方案中获得更高的效率,例如,高强度的训练加上更多的休息时间,但他同时指出,年龄大并不等于劣势。“席尔瓦不仅是一名出色的运动员,还是一名真正的武术家,”帕克说。“他坚实的基础、丰富的经验和创造力教会了他如何适应对手。但最重要的是,他总是尊重别人,总是倾听别人的意见,总是问自己如何才能变得更好。

新的方向

席尔瓦在美国的落脚地洛杉矶开办了一家新的训练馆,并命名为“Spider Kick”,同时他还开发了以自己的“蜘蛛踢”为标志的运动服装品牌。进入他的训练馆大厅,左边是一个小而舒适的客人休息区;右边是一个服装展示架,上面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样品。他最满意的还是中间区域的签到台,因为在它后面的墙上挂着签名拳套,那是很多来自其他领域的明星运动员在这里训练后留下的。

经过冷冻治疗室(用于运动后肌肉的恢复)、举重器材(专门为MMA训练设置的)和更衣室,再穿过一座禅宗风格的花园(席尔瓦经常在那里进行冥想),最终来到了MMA训练场,这里只有白色的墙壁和黑色的地垫,完全没有其它的颜色,醒目的只有墙上的几幅镶框版画,包括他的偶像李小龙和阿里的照片。

在过去的一年里,席尔瓦一直把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在这个训练馆里。他力求把自己对于武术的热爱和理解,传递给更多的人。他知道,当他从八角笼退休时,这家训练馆也许会是他生活的全部。当然,现在还不是谈论退休的时候。在UFC 234之后,他又表达了自己想在家乡与老对手尼克·迪亚兹再战的愿望。人们对他的热爱,已经无关胜负。

当被问及他希望自己的“遗产”是什么时,席尔瓦的回答很简单:“当人们想到安德森·席尔瓦时,会说哦,这个家伙曾经帮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