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讲了归纳主义科学观,今天我们来说说“否证主义”的科学观。否证主义科学观最出名的支持者,叫波普尔。他知道归纳主义的那套观点有问题,所以他换了一个思路,说如果一个东西是科学的话,那它一定是可以检验的,并且有可能被证明是错的。这个观点,就是否证主义科学观的核心。

举个例子来解释一下。以前人们一直认为,光是只能沿直线传播的。但爱因斯坦在提出广义相对论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判断,说光线经过大质量物体的时候,比如经过太阳附近的时候,会发生弯曲。后来果然有科学家通过实验,证明了光线的确会发生弯曲,广义相对论才逐渐被大家接受。广义相对论,就是一个科学理论,因为它是可以检验的,并且有可能被证明是错的。如果科学家发现光线在经过太阳旁边时确实弯曲了,那广义相对论就对了,但如果没弯曲,那说明广义相对论就有问题了。所以说,广义相对论是可以被证否的。

如果一套理论不能被证否,怎么说都对,那就不是科学。比如在波普尔看来,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法,就不能算作是科学,因为什么事他都能解释,怎么讲都是他有道理。日常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很多。比方说星座学,你今天运气好,它有一套解释,运气不好,它也有一套解释,反正无论怎么样,它都是对的。再比如阴阳八卦,也是同样的道理,反正绕来绕去,什么都能解释,永远正确。在否证主义看来,一套什么都能解释的理论,就是什么也解释不了。一套不能被检验的理论,就没有价值。一套不可能出错的理论,就是伪科学。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否证主义是鉴别伪科学的神器。

但否证主义的科学观,其实也有漏洞:因为即使一个理论被证否了,也不一定就是错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查尔默斯举了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在“日心说”提出之前,人们都认为地球处在宇宙的中央,是静止不动的。但按照哥白尼的观点,地球是围绕着太阳运动的,而且还围绕着地轴自转,根本就不是静止的。我们现在都知道,哥白尼是对的,但在当时,很多人反对哥白尼的观点。其中就有人说,我可以否证哥白尼的观点,假如我跑到一座很高的塔上,然后从塔顶往下扔一块石头,如果地球会自转的话,那等到石头落到地上的时候,这个塔已经跟着地球转动了一点,所以石头肯定不会落在塔的地基上。但实际上,石头当然是落在塔的地基上的。所以我就能证明,哥白尼错了,地球根本就不会自转。

你不要觉得这个否证是在搞笑,真不是,这是哥白尼的理论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之一。因为按照当时的认识,这个实验已经证明了哥白尼是错的,他的理论站不住脚。当然了,我们今天已经知道了,这是由于物体具有惯性,石头在下落的过程中,也同时在延续着之前的横向运动。但在当时,哥白尼和他的支持者,面对这个否证完全没办法,也没有作出回应,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没法儿解释。实际上,从哥白尼提出自己的理论,到他的理论被证实,中间经历了超过一个半世纪。如果按照否证主义的标准,哥白尼的理论,在刚刚诞生的时候就应该被放弃了,因为在这一百多年中,有太多的证据都否定了他的理论。

而这个问题,不光是哥白尼要面对,所有创新的理论都要面对。因为一个新的理论在诞生的初期,肯定是不完善的,一定会面对许多的问题,只能在不断地发展中逐渐完善。那如果我们认死理,说只要是被证否的理论,都不是科学的话,那很多像哥白尼这样革命性的理论,就没有机会出现了。所以,由于科学水平和认识水平有限,即使是在检验中被证否的理论,我们也不能断定它就一定是错的。

总结一下“否证主义”的科学观。在否证主义看来,科学是可以被检验的,也有可能被证明是错的。如果一套理论什么都能解释,怎么说都对,那就是伪科学。但否证主义也存在漏洞,就是即使一个理论被证否了,也不一定就是错的,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目前的认识水平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