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前后,金风丝丝缕缕地一吹,秋气就袅袅升腾起来。晴空募地高远,映得地上大片素白的葱兰花,恍然成了天上的云朵。

喜欢这一种素洁美好,俯身端详葱兰花。青绿的细茎,齐刷刷地擎着六片白色花瓣,玲珑清幽,颇有兰花的风致,让人有种“静雅兰香”的意蕴来。

和葱兰花一样有着清与白之态、之美的,是韭菜。

据说,丰子恺见到女佣刚买的开着白花的韭菜,还带着晶莹露珠,不由得心生欢喜,在宣纸上草草几笔,就成了一幅别致的《清白》。

想来,经历过花团锦簇的春,繁盛热烈的夏,跌宕起伏里一番摸爬滚打,转眼,不过繁华一梦,一一秋风一吹,就像醉酒的人猛然醒悟了一般,把那所有伪饰都抛却了,回归内心的朴素本真。姹紫嫣红太浮华,还是这清清白白的简单,最妥帖实在。

从“夜雨剪春韭”的诗意里走来,韭菜以无比坚忍的意志,应对着人们一茬一茬的采割,不倦更新,生生不息。

这世间有百媚千红,我只要这一株青绿;春风夏雨的孕育,我只求这一笼素白。青,是我心中生生不息的希望,白,是我此生洁身自好的守持。一如明朝民族英雄于谦的《石灰呤》所咏唱:“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想那于谦,为官廉洁正直,深受百姓爱戴,“清白”,实在是他生平和人格的写照。而葱兰和韭菜的青白二色与挺立之姿,多么像是这种人格精神的具象和传承!一生修行,清正洁白,就是生命最好的成色。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站在这一园子的清素洁白里,风里浮漾起丝丝香气,闭了眼,我已化作一株青翠零碎的小花草,心花袅袅开。